寧國市志誠機械制造有限公司
高速自動(dòng)化鑄造生產(chǎn)線(xiàn),鐵水轉運,自動(dòng)澆注機,熱處理生產(chǎn)線(xiàn),鋼球生產(chǎn)線(xiàn)、模具
 
新聞詳情

中國經(jīng)濟的真相:最致命的3個(gè)軟肋

301
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18-08-29 10:00
陳思進(jìn) 2018-08-28 02:23:51

2018(第十二屆)中國品牌節于8月7日-9日在四川成都舉行,**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、中國農業(yè)銀行前首席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向松祚出席并演講。以下為演講摘編。

(思進(jìn)注,松祚是我認識的,觀(guān)點(diǎn)客觀(guān)、極其犀利、分析到位的國內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,特向各位推薦。)

中國經(jīng)濟的真相:最致命的3個(gè)軟肋

作 者:向松祚 **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

來(lái) 源:向松祚(ID: xsz0128)

從某種意義上講,一個(gè)國家經(jīng)濟的強大,一個(gè)國家經(jīng)濟的富裕,主要體現在或者標志是這個(gè)國家要涌現出一大批***的品牌。

在過(guò)去40年,中國的的確確涌現出了一大批非常**的品牌,很多全國知名品牌,也有很多世界叫得響的品牌,從一個(gè)側面印證了中國改革開(kāi)放40年所取得的偉大成就。

所以每年的品牌節,正是對中國各個(gè)行業(yè)***的企業(yè)最**的品牌的一次檢閱。

我認為品牌主要分三個(gè)方面,一個(gè)是制造的品牌,一個(gè)是科技的品牌,另外一種品牌,很難用一個(gè)名詞來(lái)形容,我姑且把它稱(chēng)為文化品牌或者品位品牌。

我們今天可以數出很多很多的制造品牌,奔馳、寶馬、通用、豐田等等,我們有很多**的技術(shù)品牌,比如中國的華為,蘋(píng)果、谷歌、騰訊、百度等等,我們還有很多文化品牌、品位的品牌。

就我個(gè)人來(lái)看,中國經(jīng)濟轉型還處在一個(gè)非常艱難的時(shí)期,我們的經(jīng)濟轉型應該從某種程度上來(lái)講才剛剛開(kāi)始,沒(méi)有取得成功。

中美貿易戰從今年年初開(kāi)始,全國人民都在討論,每個(gè)人都參與其中,按照我的了解,中美貿易戰這件事情,從一方面是顯示了中國經(jīng)濟的優(yōu)勢和強項,但是從另外一個(gè)方面,又充分曝露了我們中國經(jīng)濟的劣勢和我們的弱項。

我們的劣勢和弱項在哪里呢?我想就我前面講的三個(gè)品牌概念,就可以概括我們今天中國經(jīng)濟面臨的最重大的缺陷,最重大的劣勢和我們的弱項,我們的軟肋。

**個(gè)軟肋,我們缺乏掌控世界產(chǎn)業(yè)命脈的真正的核心的技術(shù)。

這個(gè)核心技術(shù)是什么呢?

我請教過(guò)華為創(chuàng )始人任正非先生,我們有時(shí)要多多傾聽(tīng)企業(yè)家特別是***的企業(yè)家他們的觀(guān)察,任正非先生講,我們中國和美國**的差距是兩個(gè)字,各位朋友聽(tīng)清楚,這兩個(gè)字叫軟件。

我們今天所謂的信息科技時(shí)代,互聯(lián)網(wǎng)、大數據、云計算、人工智能,所有這一切靠什么來(lái)支撐呢?就是靠軟件。

我們今天的手機、電腦,背后都是軟件,是它最基礎的科技。軟件背后是什么呢?軟件背后是算法。算法背后就是數學(xué)。

我想這個(gè)簡(jiǎn)單的原理告訴我們,我們要追趕美國,追趕這些先進(jìn)國家,不是我們今天這個(gè)玩法就能玩出來(lái)的。

在座各位,我想請教大家一個(gè)問(wèn)題,你們身邊的朋友,你的小孩,你的朋友的小孩,有多少人沉下心來(lái)靜下心來(lái)研究數學(xué)、研究化學(xué)、研究物理學(xué)、研究宇宙學(xué),有多少?

第二個(gè)軟肋,是在最尖端的制造、高精尖的制造。

我們和德國、日本的差距非常的巨大,所以任正非先生講,我們和歐美、日本的差距是三個(gè)字,叫高精尖,在座的各位要知道,我們今天生產(chǎn)手機也好,生產(chǎn)汽車(chē)也好,生產(chǎn)幾乎所有的東西,我們很多最尖端的設備我們沒(méi)有,最根本性最尖端的材料沒(méi)有,最尖端的工藝我們沒(méi)有。

最近參觀(guān)很多廠(chǎng),包括幾家手機生產(chǎn)廠(chǎng),包括電池廠(chǎng)家,基本上都有一些實(shí)現自動(dòng)化的生產(chǎn)線(xiàn),但是大家去看一看,在那些自動(dòng)化生產(chǎn)工廠(chǎng)里面,都是誰(shuí)的設備呢?包括華為的手機生產(chǎn)廠(chǎng),里面的機器手,大部分都是國外品牌。

我前不久在北京熱電廠(chǎng)去參觀(guān),讓我非常震驚,我們熱電廠(chǎng)里面的內燃機這個(gè)設備,中國業(yè)生產(chǎn)不了。

更不用說(shuō)飛機發(fā)動(dòng)機,我們完全沒(méi)有辦法生產(chǎn)出世界先進(jìn)水平的發(fā)動(dòng)機,這個(gè)東西就是什么?就是材料、就是工藝,就是設備。

所以非常坦率的說(shuō),如果我們今天我們的企業(yè)家朋友,年輕的,我們天天還是玩什么商業(yè)模式創(chuàng )新,天天玩這些虛擬經(jīng)濟,我們的高精尖制造,我們什么時(shí)候會(huì )趕上呢?

第三個(gè)軟肋,就是缺乏真正能夠引領(lǐng)世界的品牌。

我有時(shí)候在想,中國是一個(gè)有數千年傳統文明的國家,為什么奢侈品牌一窩蜂的仍然是歐洲的,有少部分是日本、美國的,為什么中國就沒(méi)有一個(gè)世界上站得住、立得穩、有名的品牌呢?

我想根本原因就是中國人投機取巧,假冒偽劣,坑蒙拐騙。一個(gè)熱衷于假冒偽劣、坑蒙拐騙這樣的國家、民族,不可能建立起一個(gè)真正讓世人相信的品牌。

朋友們,我們在這方面吃的虧已經(jīng)太多了,所以中國經(jīng)濟的轉型從這個(gè)意義上來(lái)講,關(guān)鍵因素是什么呢?

我想從我的理解,未來(lái)中國經(jīng)濟轉型要取得成功,至少有四個(gè)方面我們要下**的決心,我們來(lái)改革,我們能不能做到,如果做不到,我認為中國經(jīng)濟轉型不可能成功。

我說(shuō)得悲觀(guān)一點(diǎn),**個(gè)最關(guān)鍵,中國能否建立起企業(yè)家本位的社會(huì )。

中國是一個(gè)什么社會(huì )?中國是一個(gè)官本位社會(huì ),官本位與創(chuàng )新、創(chuàng )造從根本上來(lái)講是格格不入的。

十八屆三中全會(huì )的重大文件,當時(shí)看了以后我們非常興奮,因為十八屆三中全會(huì )重大決議明確講要市場(chǎng)在資源配置中發(fā)揮決定性作用,我不在座各位朋友怎么理解這句話(huà),讓市場(chǎng)在資源配置中發(fā)揮決定性作用,就是一句話(huà),讓企業(yè)家在資源配置中發(fā)揮決定性作用。但是我們今天做到了嗎?我們今天沒(méi)有做到。

我跟很多企業(yè)家交談過(guò),今天我們的企業(yè)家,特別是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家,感到非常焦慮,感到非常困惑,感到非??鄲?,感到非常的憂(yōu)慮,為什么?

他們擔心財富的安全,他們擔心產(chǎn)權的安全,他們甚至擔心人身的安全,他們的權利能不能得到最有效的保護?

我多次講過(guò),中美貿易戰我們的對手是美國,我們有沒(méi)有思考過(guò),美國為什么會(huì )成為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?

美國當然有它的問(wèn)題,但是有一條,朋友們思考過(guò)沒(méi)有,在任何時(shí)候全世界只要有風(fēng)吹草動(dòng),全世界的資金財富有相當一部分甚至是絕大部分都要跑到美國去,我想請問(wèn)各位,這是為什么呢?為什么美國會(huì )成為全球財富的避風(fēng)港呢?

中國要真正成為一個(gè)富裕發(fā)達的國家,我們必須要健全我們的法制,讓中國真正成為財富的避風(fēng)港,不僅讓中國的企業(yè)家、中國的富人能夠安心在中國投資,安心把財富方到中國,而且要讓全世界的企業(yè)家、投資者都能夠安心到中國來(lái)投資理財,這個(gè)國家才能變成真正的富裕強大的國家。

這樣的社會(huì )怎么能建立呢?

那就是要尊重憲法,建立真正的法制獨立的社會(huì )和經(jīng)濟體系,建立一個(gè)企業(yè)家為本位,充分尊重企業(yè)家,保護企業(yè)家產(chǎn)權,保護企業(yè)家所有權利的法治社會(huì )。

今天我們做到了嗎?今天我們離這個(gè)很遠,甚至越來(lái)越遠。

很多企業(yè)家敢怒而不敢言,一個(gè)小小的科長(cháng)都可以到企業(yè)去刁難一番,甚至設置很多杠桿。

我們每年財政收入飛速增長(cháng),仍然不夠養這個(gè)龐大的官僚機構。一個(gè)國家如果不能建立企業(yè)家為本位的社會(huì ),這個(gè)國家要富裕強大,幾乎不可能的,經(jīng)濟轉型也是不可能的。

第二個(gè)關(guān)鍵點(diǎn),就是教育和科研體制,能不能成為一個(gè)真正的鼓勵獨立自主、獨立思想、獨立研究的創(chuàng )造和教育科研體系。

如果朋友們問(wèn)我對中國經(jīng)濟、對中國社會(huì )**的擔心是什么,毫無(wú)疑問(wèn)就是教育,我沒(méi)有辦法展開(kāi)這個(gè)非常重要的話(huà)題,很多人認為說(shuō)中國是最重視教育的國家,我并不同意這個(gè)說(shuō)法,你們到中國的神州大地去看一看,最漂亮的樓絕對不是大學(xué),更不是中學(xué)小學(xué),是什么?是政府的辦公大樓。政府的辦公大樓比所有大學(xué)、中學(xué)、小學(xué)都要漂亮,你能說(shuō)這個(gè)國家是重視教育的國家?

第三個(gè),我們怎么解決我們經(jīng)濟脫實(shí)向虛的問(wèn)題。

從短期來(lái)看,制約中國經(jīng)濟轉型最麻煩的問(wèn)題就是脫實(shí)向虛,什么是脫實(shí)向虛,就是大家都玩虛的,都想玩金融,都想炒房子。

我舉一個(gè)數據大家知道中國脫實(shí)向虛到什么程度,三千多家上市公司,2017年年底的利潤,銀行板塊+房地產(chǎn)板塊,這兩個(gè)板塊上市公司凈利潤占到全部上市公司凈利潤差不多80%。這樣的經(jīng)濟結構是合理的嗎?這樣的經(jīng)濟結構是正常的嗎?一個(gè)金融機構一個(gè)銀行動(dòng)輒賺幾百億、幾千億,中國有哪一個(gè)制造企業(yè)哪一個(gè)科技企業(yè)賺幾千億???一家都沒(méi)有。

所以我們看到很多上市公司把錢(qián)拿去炒房子,最近有官方數據,A股上市公司炒房資金超過(guò)一萬(wàn)個(gè)億,全部是玩虛的,全部是想賺快錢(qián)。

這不能怪企業(yè)家,這應該怪我們的政策,這應該怪我們各級政府的政策。

我在很多場(chǎng)合講過(guò),房地產(chǎn)的政策是中國過(guò)去十多年以來(lái)最失敗的政策,對中國經(jīng)濟造成長(cháng)期巨大的傷害。

北上廣深包括成都這么高的房?jì)r(jià),現在的年輕人沒(méi)有父母的幫助根本不可能買(mǎi)房,我們二三十幾歲的年輕人能沉下心來(lái)研究數理化嗎?我們什么時(shí)候解決脫實(shí)向虛的問(wèn)題,什么時(shí)候讓做實(shí)業(yè)的做科技的能夠賺大錢(qián)?

親愛(ài)的各位朋友,這個(gè)問(wèn)題不解決,什么經(jīng)濟轉型、什么創(chuàng )新驅動(dòng)發(fā)展,就將是一句空話(huà)。

最后一點(diǎn),是說(shuō)給我們企業(yè)家朋友聽(tīng)的,我們能不能安靜下來(lái),我們企業(yè)家朋友能不能安靜下來(lái),我講的很多話(huà)很多朋友聽(tīng)了以后不高興,我們今天所有的很多創(chuàng )新,在什么大眾創(chuàng )業(yè)、萬(wàn)眾創(chuàng )新的旗號下所搞的創(chuàng )新,我敢說(shuō)90%都是偽創(chuàng )新,玩玩商業(yè)模式,急于套現,今年創(chuàng )辦,明年估值五個(gè)億十個(gè)億二十個(gè)億一百個(gè)億,今天中國的社會(huì )就是一個(gè)急于套現的社會(huì )。

前面講到新材料、新工藝、高精尖設備,不是玩商業(yè)模式可以玩出來(lái)的,所以中國經(jīng)濟轉型能否成功,我們的投資者我們的企業(yè)家,能否沉下心來(lái),我們能不能堅守十年,堅守二十年、三十年、四十年,而不是去玩商業(yè)模式,去玩估值。

我現在看到這些投資界的情況,我作為一個(gè)獨立的旁觀(guān)者,我看得是心驚膽戰。

現在很多企業(yè)你根本不用去問(wèn)這個(gè)企業(yè)是做什么的,你根本不問(wèn)這個(gè)企業(yè)的業(yè)務(wù)是符不符合法規,有沒(méi)有真正的價(jià)值,而是問(wèn)他估值在一年之內漲到五倍還是五十倍,我想這樣一種風(fēng)氣,如果不能根本的調整,我們的經(jīng)濟轉型怎么能成功呢?

所以我想今天這個(gè)品牌節,感謝王永先生邀請我參加,我想我們建立品牌和經(jīng)濟轉型的道路是一樣的,我們需要長(cháng)期艱苦的努力。

最后我想說(shuō)一句話(huà),一切的成功無(wú)論是當官的還是企業(yè)家,還是學(xué)界,還是我們所有的中國人,經(jīng)濟轉型的成功取決于一句話(huà),我們能不能安靜下來(lái)。

轉自今日頭條

分享到: